刘长胜故居(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参观纪行

文、图/裔徐炯 发布时间:2021-03-18

分享到:

  为迎接建党100周年,笔者近期特意来到刘长胜故居参观学习(该处亦称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体会党领导革命和解放事业胜利的来之不易、以及党领导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必然。

  刘长胜是上海工人运动和地下党的杰出领导人之一。他1946-1949年在上海静安寺的居住地也是中共上海局秘密机关旧址之一,1992年被上海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纪念地,并建立陈列馆;2013年被上海市委宣传部命名为上海党史教育基地。

  刘长胜幼年家贫,做过小贩、学徒、皮匠、店员和码头工人。1927年参加苏共(布)后转为中共党员;1933年在莫斯科国际列宁学院学习。1937年,刘长胜赴上海恢复和建设党的地下组织,积极宣传党的抗日主张、进行抗日救国活动,动员多批工人、贫民参加新四军和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同时他还撰写了《上海产业与上海职工》等书籍,积极推动工人运动。

  刘长胜善于团结党外人士,在艰苦的地下斗争岁月中引导他们支持和资助革命事业,多次将药品、医疗器材送往解放区。

  刘长胜等中共上海组织的领导,对作为民主党派的民建前辈也有很多帮助。据《周恩来同志关怀<联合晚报>》(1991年第7期《上海统一战线》)记载: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颁布了《收复区报纸管理条例》,规定过去未曾在上海出版过的报纸一律不准出版,旨在控制舆论。而当时局势迫切需要宣传教育人民,丢掉对蒋介石、国民党和美国的幻想,坚决反对内战,争取和平民主。故在中共上海局张执一、刘长胜等同志的领导下,我们(指相关民建前辈)利用美国新闻处中文部的名义,于1945年9月21日在上海抢先出版了《联合日报》”(后来《联合日报》被迫停刊,中共上海局的地方报纸《联合晚报》以民营姿态刊印)。

  解放后,刘长胜曾任全国人大代表、常委会委员及全国总工会领导职务。

  刘长胜故居(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的陈列共包括前言、三大部分和结束语。

  前言部分指出抗战期间,上海党组织遵照“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方针,领导上海各界人士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谱写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不朽史诗。解放战争期间,上海党组织又引领上海人民从反内战、护和平、争民主、开辟配合解放战争的第二条战线,到里应外合解放上海,奏响了一曲曲奔向光明的壮丽凯歌。该部分专门列示了1921年12月到1949年5月间中共上海地方组织的沿革(组织名称、领导范围和领导人),刘长胜是主要领导之一。

  陈列的第一部分叫抗战岁月。该部分指出:抗战前夕,中共中央为适应即将到来的新形势和新任务,决定派一批有城市工作经验的干部在国民党统治的重要省市重建党的组织,领导抗战工作。该部分陈列展出的当年大型话剧《保卫卢沟桥》剧照、抗战歌曲点播机、日军1937年8月轰炸上海南京路先施公司等历史照片等,瞬间将参观者带回那个动荡、火热的年代;而1937年11月中共江苏省委成立,以及刘长胜等中共上海领导人员当时的工作照片、简朴衣物和有些磨损的公文包等,又让参观者了解当年党的工作的艰苦性和重要性。为支持抗战,中共上海地方组织积极发动群众,建立募捐队、慰问队、救护队、运输队和战地服务队支援抗日,并通过各种宣传、演出和文化教育活动来支持抗日救亡,这其中就包括《抗日三字经》等当时颇为创新的方式。日军侵占上海后,党的上海地方组织讲究策略,把领导工人破坏与拖延日寇的军工生产作为主要斗争手段,直至抗战胜利、与全市人民共庆抗战成果。

  第二部分叫争取和平,反对内战。抗战胜利后,党的上海地方组织建立广泛的爱国民主统一战线,与反动统治者进行斗争。为此,上海组织按系统划分为上海工人、职员、学生、教育界和文化界等5个运动委员会,建立中共警察特别总支。从1945年8月到1946年8月,共成立153个产业工会、27个职业工会,发展会员近30万人。为反映当时党和人民一起奋斗的盛况,该部分展出了上海文艺界(戏曲、电影)为和平民主而大型集会的珍贵历史合影;以及上海地方组织领导各行业职工通过游行等方式,反对当局冻结职工生活费指数、掩盖急剧的通货膨胀,并组织“反饥饿、反内战”等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的史实资料。此外,该部分陈列还结合当时大量的宣传出版物、通过搭建实景蜡像等真实展示刘长胜等在此故居旧址努力推动地下工作的场景。由于解放战争时期,党的上海地下组织要求领导机关隐蔽精干,所以当时的地下工作者需通过保持职业化、社会化和群众化来开展工作,实行平行组织、单线领导、城乡分开、上下分开与秘密分开。

  第三部分叫里应外合,解放上海。进入1949年的上海在经济上已陷入危机。反动统治当局进一步迫害进步力量。为此,党的上海局制定了新的斗争原则,即斗争性质共同化、斗争方式多样化、斗争口号个性化、斗争目标统一化。此起彼伏的斗争,为迎接上海解放奠定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基础。该部分陈列了不少解放战争时期的重要文件,包括华东局拟就的《关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和解放军进入城市时颁发的《约法七章》等。上海即将解放的前夕,刘长胜与沙文汉、张承宗、吴克坚等已是党的上海局和上海市委的负责人。1949年,上海市委发出《宣传工作指示》,接管上海干部的《工作誓词》等,全方位做好配合解放的准备。在党的领导和影响下,上海人民团体联合发布维持社会秩序的安民告示,上海的工人阶级拟就了《上海工人协会简章》,浦东人民解放总队贴出了迎接上海解放的新年文告。此外,该部陈列还展出了当年党的地下工作者所使用过的实物,包括用来藏秘密文件的带夹层的写字桌,用于纺织工厂护厂的武器等。该部分进一步指出,当年党的上海市委在领导护厂、护校、护店的同时,还积极策动统治当局的军警起义投诚,从而进一步瓦解了敌人,加快了解放上海的进程。上海市委于1949年5月25日第一时间编印了《大上海解放“号外”》,稳定人心、发动群众,顺利迎接城市解放与配合接管,迅速恢复上海的生产和生活。

  陈列的结束语部分用陈毅的名言作出总结:“遗爱般般在,勿忘缔造难”。党在解放上海这座大都市的前夕要求一定要保护好城市。达此目标的难度犹如“瓷器店里打老鼠”。但在党的上海地方组织的努力工作和密切配合下,如此奇迹就是出现了。上海解放后,工业商业正常运转,市民生活井然有序。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刘长胜故居中的共产党人所书写的历史不能被忘却。这段历史有力地证明:只有党才能领导人民取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胜利。

  参观刘长胜故居(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后,笔者更深信今天只有党才能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和人民幸福的中国梦。上海作为党的诞生地,在迎接建党100周年的同时,必定能在党的领导下取得更大的辉煌。

编辑:张丽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