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眼落睛!上海力推“五大新城”,“新”得独树一帜

来源:2021-03-23 人民网 发布时间:2021-03-23

分享到:

  2035年,星星或还是那颗星星,而上海已经不是你想象的那个上海。一个醒目的变化是,上海的外环周边将崛起五座新城。

  在“十四五”开局之年,上海明确提出,今后五年,上海要加快构建“中心辐射、两翼齐飞、新城发力、南北转型”空间新格局,把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南汇五个新城,打造成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

  新城之“新”体现在哪里?这样的空间布局,将在长三角一体化中如何发力?3月19日,上海市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详细解读五大新城规划建设蓝图。

  “新”在独立!从郊区新城,变身长三角独立综合性节点城市

资料图片

  “不再是卫星城和郊区新城定位,而是长三角城市群中的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上海市副市长、市新城规划建设推进协调领导小组副组长汤志平概括。

  他说,作为大都市,上海在规划建设历史上,一直有着疏解中心城区城市功能的目标。一路走来,经历了从卫星城、郊区新城到综合性节点城市的定位演变——1958年是卫星城,1986年也是卫星城,到2001年提出郊区新城,《上海2035总体规划》则提出综合性节点城市新概念。

  汤志平认为,对照世界城市发展规律,上海主城区已经扮演着类似伦敦、纽约在各自城市群和都市圈的角色,发挥着引领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和上海大都市圈发展的核心城市作用。五大新城不是简单承接中心城人口和功能疏解,而是按照集聚百万人口规模、形成独立综合功能的要求,和长三角城市群里其他40多个城市一样,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大城市和长三角增长极,和中心城区一起率先形成上海都市圈的“核心内圈”。

  所谓独立,就是五个新城不再是卫星城和郊区新城的定位,而是形成功能完备,能够自给自足的独立城市功能。既要包括产业、交通、居住、公共服务等基本功能,也要体现各新城的特色功能,不再更多依赖中心城区。

  所谓综合,是强调二三产融合发展,居住与交通、就业、公共服务等功能联动、空间统筹,实现产城融合,职住平衡,形成良好的人居环境品质。不要造成人住在市区,上班郊区,或反之,防止形成潮汐式交通。

  所谓节点,是指形成区域辐射的综合交通枢纽,在长三角区域城市网络当中的能级和地位要进一步提升,成为全市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上海服务辐射长三角的战略支撑点。

  在建设目标上,至2035年,5个新城各集聚100万左右常住人口,基本建设成为长三角地区具有辐射带动作用的综合性节点城市。至2025年,5个新城基本形成独立的城市功能,在长三角城市网络中初步具备综合性节点城市的地位,5个新城常住人口总规模达到360万左右,新城所在区的GDP总量达到1.1万亿元。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认为,五大新城是上海从“单中心”城市到“多中心”“网络化”都市圈的一次跳跃。过去将近40年,上海城市发展的重心是1000多平方公里的城市核心部分。现在建设五大新城,就是要把从单一中心城区的向外发力,变为“1个中心+5个新城”的网络化、多中心的向外发力。空间上从原来1000多平方公里中心城市的对外辐射,转变为几千平方公里城市集群的对外辐射。节点城市的作用不是对内,更主要是对外。五大新城发力,意味着上海城市空间的发展真正开始从中心城市的极化发展进入到都市圈的抱团发展。

  “新”在开放互通!集中发力,综合赋能,交通先行

  新城如何建?

  上海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副局长许健说,经过多年发展,各新城均已形成良好的城市功能和产业基础,已具备一定能级,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作为区域综合性节点城市的独立性仍未显现。具体表现在,对外交通联系上,缺少独立的对外交通枢纽和高频次的对外交通联系;产业功能导入上,产业辐射性不强、头部企业不多;公共服务能级上,各类高等级、专业性公共服务设施仍有欠缺,面向区域的综合服务能力和同城化辐射带动作用仍有待提升。

  集中发力、综合赋能,新城之“新”具体表现为四个方面:产业能级——新增一批千亿级产业集群,新城中心初步具备上海城市副中心的功能能级,新城成为上海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增长极、“五型经济”的重要承载区和产城融合发展的示范标杆。公共服务——拥有一批服务新城、辐射区域、特色明显的高能级公共服务设施和优质资源,形成保障有力的多样化住房供应体系, 15 分钟社区生活圈功能更加完备。交通出行——形成支撑“30、45、60”出行目标的综合交通体系基本框架,即30分钟实现内部通勤及联系周边中心镇,45分钟到达近沪城市、中心城和相邻新城,60分钟衔接国际级枢纽。环境品质——形成优于中心城的蓝绿交织、开放贯通的“大生态”格局,精细化管理水平和现代化治理能力全面提升。

嘉定新城全景。资料图片

  新城发力,交通先行。

  上海市交通委总工程师李俊豪介绍,按照“对外强化、站城融合、内部提升、特色差异”原则,一城一策,远近结合,从对外和内部两个维度构建新城交通体系。

  对外交通方面,加速融入国铁干线网络,提升新城与长三角周边城市互联互通水平,增强新城与门户枢纽(虹桥枢纽、浦东枢纽)、相邻新城的联系效率。

  内部交通方面,坚持公交优先理念,围绕大运量轨道交通(市域线、市区线)站点,构建新城局域线(含中运量等骨干公交)网络,优化新城公交网络,形成多层次公交服务。

  具体来说,嘉定新城将利用沪宁城际和沪苏通铁路,将既有安亭北与安亭西站组合形成安亭枢纽,强化新城与安亭汽车城的联动发展,打造为沪宁发展轴上的节点。青浦新城将结合沪苏嘉城际线、嘉青松金线在17号线青浦新城站形成三线换乘的青浦新城枢纽,打造中央商务区,促进站城融合。松江新城结合沪昆高铁、沪杭城际、沪苏湖铁路,将松江南站打造为松江枢纽,引入嘉青松金线、东西联络线。

  “新”在“一城一意象”!错位竞争,协同发展

  嘉定教化城、青浦江南风、松江上海根、奉贤贤者地、南汇海湖韵——这是五大新城为自己设计的新名片。

  “一城一名园”“一城一中心”“一城一枢纽”“一城一意象”。许健说,未来城市不是“千城一面”,要通过加强总体城市设计、重点地段城市设计以及地标性建筑的设计,打造每个新城各具特色的新形象。

  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总工程师刘平介绍,新城产业高质量发展要坚持聚焦实体经济、聚焦协同发展,围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高起点布局高端产业,高浓度集聚创新要素,重点推进“一城一名园”建设,构建各具特色、错位竞争的产业体系,实现新城品牌、产业品牌、园区品牌的有机统一。

奉贤“东方美谷”。资料图片

  比如,嘉定新城以汽车产业为主导,加快汽车的“新四化”发展,做大智能传感器、高性能医疗设备等特色产业。青浦新城以数字经济为主导,连通虹桥国际枢纽、市西软件信息园、西岑科创中心、长三角一体化示范中心等核心区域,做大现代物流、会展商贸等特色产业。松江新城发挥G60科创走廊战略优势,以智能制造装备为主导,做大新一代电子信息、旅游影视等特色产业,培育生物医药、工业互联网等新兴产业。奉贤新城以美丽健康产业为主导,做大智能网联汽车、中医药等产业。南汇新城构建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等“7+5+4”现代化开放型的产业体系,建设未来创新之城。

  “新”在制度创新!人才、土地、财税政策更优更强

  上海市政府成立了由龚正市长任组长的市新城规划建设推进协调领导小组,明确了推进新城规划建设的“1+6+5”总体政策框架,“1”即由市规划资源局、市发展改革委牵头制定《实施意见》;“6”即由市级相关部门围绕政策、综合交通、产业发展、空间品质、公共服务、环境品质和新基建等方面制定六个重点领域专项工作文件;“5”即由各新城所在区政府、管委会牵头制定五个新城《“十四五”规划建设行动方案》。

  汤志平介绍,五大新城支持政策方面,一是强化人才引进政策,完善居住证积分和落户政策,加大对紧缺急需人才和优秀青年人才的引进力度,拓宽海外人才引进渠道。二是优化土地保障政策,市、区用地计划指标向新城重点地区和重大项目倾斜,支持产业区块实行混合用地等政策,强化全生命周期管理,创新低效用地分类处置和退出机制。三是加强财税支持政策,市、区两级政府加强对新城的财税支持力度,实施新城范围内的市级土地出让收入支持政策。四是优化营商环境政策,深化“放管服”改革,聚焦重点区域和重大项目实行项目审批绿色通道,优化事中事后监管,建立与国际接轨的监管标准和规范制度,打造一流营商环境新高地。

  新城发力,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