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周汉民委员:治理平台垄断的同时,加强信息保护

来源:2021-3-10 《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21-03-11

分享到:

  3月3日,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南都记者就防止个人信息滥用的问题提问大会新闻发言人郭卫民。他答道,全国政协围绕个人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开展大量工作,很多政协委员提交了相关的提案……

  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政协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周汉民就是其中之一。据南都记者了解,周汉民持续多年跟踪个人信息保护议题。他曾对如何遏制大数据泄露事件频发建言,也曾呼吁规范大数据法律属性、完善监管,还提出使用隐身份技术来平衡数据利用和隐私保护的关系。

  随着数字经济时代到来,互联网平台公司凭借自身拥有的海量数据、先进算法和雄厚资本迅速崛起。类似“二选一”“杀熟”“扼杀式并购”等平台竞争失序现象愈演愈烈。

  在周汉民看来,平台无序扩张可能带来系统性垄断风险、数据安全风险等。“今年我特别强调在平台反垄断的同时,要更加强信息保护。”近日,围绕反垄断和个人信息保护等话题,南都记者采访了周汉民。

  反垄断监管要提升能级,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

  过去十几年,中国互联网发展迅速,但过程中也产生竞争失序问题。当前在电商、外卖、网约车等多个垂直领域,行业集中趋势明显。

  根据《反垄断法》规定,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可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需要指出的是,反垄断法并不反对经营者具有支配地位,但如果因此出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比如无正当理由实施限定交易、差别待遇或拒绝交易等,将受到反垄断法的规制。

  周汉民认为,在互联网“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下,一些头部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往往都在50%以上。不仅如此,一些互联网巨头还通过入股、收购等方式兼并收购了大量中小企业,涉足电商、消费、金融、云计算、数字媒体、娱乐、物流、医疗等诸多领域,形成了一个自有生态体系。

  在周汉民看来,平台无序扩张可能引发系统性垄断风险。为此他建议注重法治先行。从保护中小企业、个体消费者和鼓励创新的角度出发,重视对互联网平台公司的系统性垄断研究,推动《反垄断法》的修改。

  “我国平台经济走在了全球前列,反垄断监管也要提升能级,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周汉民在提案中写道。

  3月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显示,2021年将修改反垄断法。这部法律该如何适应数字经济发展需求?周汉民认为,要重点增加互联网领域的监管内容,提高对头部平台垄断的处罚力度。

  此外,周汉民指出要对一些引起广泛关注的典型案例开展反垄断调查,引导良性竞争。同时建立互联网创新和行业监测研究体系,对互联网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情况和风险进行监测、跟踪和评估,对可能导致垄断的行为进行预判和风险提示。

  必要时可制定专门法规,对数字资产进行征税

  过去三年,周汉民持续关注隐私保护问题。此前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周汉民表示大数据时代,从源头加强数据管理显得极为重要。今天人们最大的隐忧就是如何防止个人信息在网上“裸奔”。

  尽管今年关注的是反垄断监管,但周汉民也强调在平台反垄断的同时,加强信息保护。他建议加强数据治理,加大公益数据保护力度。在大数据权属确定及行为规制、调整个人信息保护、大数据的运用及数据规制方面,完善相关制度。

  具体而言,以数据安全、个人信息风险防控为重点,完善数据交易规则,依照不同业务模式;在数据收集和使用方面,制订合同范本和法律风险防范指引,建立数据追溯和共享机制。对于公共数据,网络平台有义务向政府开放共享数据,满足政府监管、公共服务等公益性数据需求。

  此外为防数据滥用,周汉民认为必要时可制定专门法规,对数字资产进行征税。南都记者注意到,今年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也提到“数字税”的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平台公司快速成长,带来可观的税收收入,但这些税收其实是分散在全球或全国的购买者、使用者提供的,这会带来税收分配的问题。

  今年两会,民进中央拟提交的一份关于缩小居民收入差距的提案也指出,出台数字税等税种对收入进行分配调节,加快“数字税”立法工作,并完善相关税收配套政策。

  南都记者注意到,征收数字税在国际上已有相关实践。一些欧洲国家正在探索对谷歌、苹果等美国科技公司开征数字税。

  “数据产品核心是产品,数据服务平台核心是服务,既然没有脱离产品和服务的属性就应该纳税。这属于所得税的范畴,无非它的来源是数字收益。”周汉民说。

  对话周汉民:

  反垄断调查也要注意增加国企样本

  南都:你已经连续四年提出个人信息保护的建议了。为何会一直跟踪这个话题?

  周汉民:2018年,我提出《关于在大数据时代下,推进我国个人信息隐身份制度立法的建议》,这后来被全国政协评选为2018年度好提案;2019年我进一步提出要加强个人隐私保护;2020年全国力推5G建设,我建议出台数字经济“安全基建”的国家标准。今年我特别强调平台反垄断的同时,要更加强信息保护。

  原因十分简单,一方面我们要鼓励信息技术、信息产业和数字经济不断发展;另一方面,无论是产业还是经济本身,它的基础(生产要素)是数据。很多数据,尤其是个人信息数据值得特别保护,绝不能滥用。

  南都:今年为何关注到平台领域反垄断的问题?

  周汉民:垄断是市场经济走向成熟的一个衍生品,开始时不一定就是“毒品”。但垄断一定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后,亟需关注的问题,需要法律予以回应和有效遏制。

  互联网的不断发展让人欣喜,与此同时我们也感到担忧,比如互联网平台头部企业拥有大量有价值的用户数据,数据风险由此产生。我举一个例子,打开一些手机App,马上就要索取你的个人信息,有的还存在过度索取、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的情况。

  还有,社交媒体已成为用户尤其是年轻人内容获取的主要渠道,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部分社交媒体还成为了网络谣言、虚假新闻滋生与传播的温床,需要引起警惕。

  我们强调反垄断,就是要把扼杀竞争的做法予以从根本上抑制,鼓励行业创新。

  南都:你在建议中提到,尽管目前互联网巨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垄断行为的问题比较突出,但要注意增加反垄断调查的国企样本。这是出于何种考虑?

  周汉民:目前国内各类市场主体总量超过1亿家。我所在的民建里,有很多中小微企业会员,他们渴望地位平等,规则平等、待遇平等。

  今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非常明确提到,各类市场主体都是国家现代化的建设者,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但问题勿庸讳言,我们有些国企在行业里天然具有垄断地位,一手掌握了定价权等权力。

  我认为,反垄断不是选择性执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垄断针对的不是企业,而是具体的企业行为。

  南都:修改反垄断法已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工作计划中,对于这部法律的修订有何期待?

  周汉民:反垄断法自2008年施行,已走过十余年。现在这部法律正在进行修改,我认为非常切合实际,将来也会因势利导,保护公平竞争。

  我建议这部法律的修改,要着力解决当前中国迈向数字经济时代面临的新挑战。2020年中国GDP(国民经济生产总值)跨上了101.6万亿的高位,数字经济规模超过GDP的三分之一。可以说,数字经济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因此,反垄断法要针对数字经济领域的问题及时作出调整,以更好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