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保障漫画、网络小说作者在网络平台健康成长的建议

发布时间:2020-12-09

分享到:

文/方牧

  2000年前后,网络文学创造开始兴起,当时流行的BBS上到处可见连载创作,其中不乏优秀的创造作品。随着出版商发现其中的商机,当时的网络作者开始大规模出版小说,现在知名的《鬼吹灯》、《盗墓笔记》、《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等均是那个时代典型的成功案例,可以说这是创作家们的黄金时代。

  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由于手机的便捷性,网络作者开始转战到手机端即各类小说APP,同时应运而生了很多改编网络小说成漫画的漫画家也出现在各类漫画APP平台上,有很多的优秀作品成功形成了完整的创作链,即小说改编成漫画或有声读物或电影电视或网络游戏,这是一个各大网络平台抢夺人才资源、划分势力的阶段,各新兴网络平台崭露头角,在前一个时代已经小有名气的作者们会得到很好的发展,而众多的新兴网络作者网络漫画家则必须选择不同的平台合作。

  而现在已经到了第三个时代,笔者称为“收割”时代,这里的“收割”指很多方面,网络创作并没有给新兴作者们带来短期的收益甚至是日常开销的时候,众多的网络平台以分成签约的方式与作者们签下协议,从此作者们过上了“衣食无忧”但必须每天保证数量的完成工作的生活,“作者”变成了办公室的“文员”,曾经在报端看到过大年三十还在码字的网络作者令人痛心不已。更有甚者,一些有很好创意的作者,在创作初期,被网络平台看中,为了生存不得不出卖著作权,最终作品的任何著作收益均与他无关,作者也从此失去了创作的热情;而各大网络平台则在这个时代已经势力大体划分完成,最终的赢家依旧是我们熟悉的几大网络运营商:腾讯、哔哩哔哩、新浪等,凭借强大的网络资源优势加上强大的经济实力,在资本的运作下,最终剩下的网络小说漫画创作平台形成了今天的网络创作格局,也形成了今天的网络创作模式。一个散人作者或者漫画创作者的作品想要发表,必须依靠这些大平台,大平台也确实有其推广优势,当然资本和工人的关系在网络上依旧没有得到改善,不同的是这里剥削的不仅仅是劳动力,同时还有创意和灵感,很多作者为了自己的梦想不得不签订“不平等条约”,长此以往,创作环境的恶化将影响作者们创作质量和热情,也将抹杀这个行业的前途。

  对于以上的问题,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资本及平台垄断了所有的上升通道,想要以此为生就必须“卖身”,要么就自己咬牙坚持在茫茫大海一样的公共平台上没有收益的情况下期待不可预见的明天。

  对此建议如下,希望能改善中国的自由创作环境:

  1、建议开发一些公益性质的网络创作平台,给散人创作者展现自己的平台,现在的网络创作者如不签约众多平台几乎没有发表的机会,但签约的条件又如此苛刻,导致只能拿着作品在微博等半次元APP站期待被发掘的一天,这种公益行为是很难靠民间力量建立起来的。

  2、鉴于资本过早介入对行业发展的杀鸡取卵效应,一旦资本介入就开始“虎狼”起来,而创作应该是细水长流、自然而然的,建议制定相关行业政策控制在不同阶段资本的控股比例,保障作者或者创作公司的话语权。

  3、应制定相关行业标准,保留部分甚至全部作者的版权,网络平台应该赚取的是读者观看阅读的钱,而不是签订全版权。就像日本的漫画周刊一样,周刊赚的是卖书的钱,而读者赚的是稿费,由读者决定作品的好坏优劣,这样作者有创作的欲望和上升的阶梯,而不是变成一个“车间里的生产工人”。

本文观点供交流参考